这是部没有性气息,彻头彻尾飙洒男人汗液的片子,露面的女人有四个,一个是米奇他妈(中年老妇,风韵无存),两个是黑衣姐妹花,一个是光头收银员,形象也都比较中性。绅士的英国,连暴力都被干净俐落的镜头给拭去了血污,英国大盗也要西装革履,对了,什么叫做专业。

1968年出生的盖·里奇以拍摄商业广告和录像带起家,他执导的第一部长片《两杆大烟枪》广受赞誉,以160万英镑的成本拿到了英国史上票房第三名。盖·里奇逐渐发现了自己拍摄影片得心应手的方式,那就是“织毛衣”,他能轻而易举地驾驭众多人物线索,并总是能在错综复杂的人物和事件中找到那些情节的“交织点”,从而编织出令人拍案叫绝的情节结构。《两杆大烟枪》奠定了盖·里奇的前期导演风格,并在《偷拐抢骗》中更进一步地体现出来。这种风格就是在影片中对黑色喜剧类型的发展,以及无处不在的后现代主义色彩。

盖·里奇是从哪里找来这帮性格爷们的?布拉德·皮特是主动请缨,他押对了宝,满场的精彩对白,唯独他口齿不清,可是没关系,光了膀子,不说话,他也有太多本钱了。维尼·琼斯这个球场上的恶棍几乎是本色演出,开场15秒就被红牌罚下的糗事现在还被人津津乐道。杰森·斯坦森出道前则是一名世界级的资深潜水员,曾参加过1988年的韩国汉城奥运会,盖·里奇发掘了他,他也很仗义的在后面的《左轮手枪》里继续盖·里奇的叙事,不过有点心不在焉。本尼西奥·德·托罗这个可以跟西恩·潘、杰克·尼科尔森一干人等归于坏小子行列的特立独行的演员,在开头更是把圣母的处女生子戏谑为翻译者的笔误,因为希伯来文的少女和希腊文的处女拼法太相似了。

导演第二部作品的成功总会让人不自觉地拿来与第一部作比较,和《两杆大烟枪》相比,《偷拐抢骗》人物更多,情节更复杂,导演用了很大的篇幅交代空间和人物关系,于是观众也只能紧随影片的步伐,不断地在脑中梳理各条线索。盖·里奇的这件“毛衣”织得过于浮华,以至于失去了最原始的御寒功效。导演为了让观众更加清晰地辨认剧中的人物和事件,在片头就把每个人物介绍了一遍,但这样的做法收效甚微。另外,让剧中人代表不同的种族虽不失为一种人物辨识的途径,但这样的种族安排很难说没有意识形态烙印。片中的俄罗斯人鲍里斯是军火商,他拥有武器上的绝对实力,但也是邪恶和诡计多端的化身。美国人艾维则是收购钻石的金主,在没有确切结束的影片结尾,我们可以推测,这颗钻石最后还是到了他的手上,他才是这场争夺的最后胜利者。片中的英国人土耳其和汤米无疑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的那一群人,地位卑微但也有着乐观的自嘲精神。黑人阿索等三人则是影片想要嘲笑的对象,他们头脑简单、愚笨不已。而吉普赛人米奇作为另一条线索的大赢家,则是“异端”的化身,他行为古怪,让人退避三舍,但也有着过人的体质和智慧。显然,对于那些所谓“主流”民族的人们来说,他们是一股可怕的力量。不知道导演做这样的人物设置是不是有意为之,这其中蕴含的和美国社会价值观高度切合的意识形态,也许正是盖·里奇及其影片成功登陆美国的敲门砖。

经历了声势浩大的烂片锤炼和盗版传教士的醍醐灌顶,大众的观影智商明显高明了许多。四平八稳的导演们也该洗洗脑,一样的故事,说的通俗易懂只能叫一流畅,从支离破碎的叙事中,探路子,衔尾巴,仿佛要跑路的通缉犯一边收拾细软行李,一边梳理粗细枝节思忖谁人告密,于迫切忙乱处娓娓道出原委真相,那才叫一高明。之前看汉人马原小说的时候,也曾有过这种跳进跳出的快感。

在《偷拐抢骗》中,盖·里奇用极富冲击力的视听语言,为黑色喜剧做了一次大胆的突破和发展。影片大体上可以分为两条线索,一条是“钻石争夺战”,另一条是“寻找拳手”,看似毫无关系的两条线索被导演天衣无缝地缝合在一起。从整个故事的题材来看,它无疑是一部黑帮题材影片,涉及了很多社会阴暗面,也有残忍的杀戮场景,但在导演手中,原本暴力血腥的场景被处理得十分滑稽可笑,无形中削弱了场面的残暴程度。比如拳场的经营人布瑞克,他一出场就残忍杀害了两个无辜的人,事后他将尸首用来喂猪。而后他找到阿索时,面对不知如何处理尸体的他们,布瑞克对用尸体喂猪之类的见解大发议论,说得头头是道,观众在感受到布瑞克残忍的同时,更对他的一本正经感到好笑。在这里,导演用一种反讽的态度展示血腥和暴力,达到了很好的喜剧效果。相似的例子还出现在弗兰克被打死的段落。只是因为鲍里斯的名字被弗兰克不小心透露,弗兰克就被残忍地打死,而死后还被截肢。同样,托尼打死鲍里斯的过程也是残暴和滑稽融为一体,在鲍里斯不在画内的情况下,托尼不停地向一直不肯死去的鲍里斯开枪。一边是不停中枪的血腥,而另一边又有一种“总是不肯死去”的滑稽感。托尼的死也一样无厘头,本是躲子弹高手的他,竟死于误杀。将黑帮故事滑稽化和游戏化,是本片黑色喜剧风格的主要来源,而多条线索的叙事、丰富的影像风格又造就了该片另一突出特点,即后现代主义的审美倾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r5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运用了大量的定格、升格镜头,分割画面和快速剪辑来打破人们固有的观影节奏,造成了目不暇接的效果。如影片开场时,在介绍布瑞克如何残暴的片段,随着画面定格,土耳其的画外音响起,介绍着布瑞克的为人。而他杀人的画面也不断中断定格,为土耳其的画外音做了最好的注解。道格和艾维通电话的一场戏,不但用分割画面在两个画面内同时交代通话的双方,还在艾维说到“我来伦敦”之后,只用了五个快速切换的镜头,就交代了艾维来伦敦的过程,出租车门关、艾维在厕所吃药、飞机飞过、签证盖章和出租车灯灭,下一个镜头艾维已经在道格的办公室了,这五个一闪而过的镜头主要不承担叙事上的意义,但却造成强烈的视觉风格,表现了导演对于影像的控制能力。

bet36365注册送奖金,宁浩说这种类型片看来看去还是盖·里奇最厉害,他也借光在中国低成本高空飞行上位了。《SNATCH》在老家英国所向披靡,打破了英国影史上最高票房纪录,成了英国影史上最卖座的影片之一,在美国却水土不服,这只骨子里充满了爱尔兰气质的猎犬,追丢了美国票房的兔子。一如倨傲的艾维表哥厌恶伦敦一样,大概是因为片子里面缺少阳光沙滩鸡尾酒和草帽的缘故吧,美国票房表达了同样的态度。”即将在22日成为麦当娜老公的盖瑞奇表现也不差,由他执导并由布莱德彼特主演的《Snatch》只在1家戏院上映,也得到2万7,000美元的高票房。”这段当时的报道似乎预言了若干年后的尴尬。若干年后的现在,盖·里奇的身份更多的是麦大姐的老公,他俩的婚事倒是绝配,盖·里奇也顺理成章的改造为居家男人。拖家带口夫妻档电影《踩过界》(Swept
Away,2002)票房飘零,离现在最近的作品《左轮手枪》全然失去了以往的闪耀犀利,跟醉酒的丈夫的性事一般绵软无力,仿佛游离在好莱坞外太空的游魂,旧老板索尼不念旧,在欧洲的电影节上也没有捞回本钱。婚姻是坟墓这说法在某些方面倒是有些说服力。

后工业社会,传统的黑帮片要完成类型革新,除了义无反顾地摆弄新技术制造的视觉幻象,也要不遗余力地把历史与意识形态内容“平面化”。《两杆大烟枪》和《偷抢拐骗》等黑帮片对经典强盗片叙事结构的改造,更多的是一种“能指的狂欢”,作为在后现代文化语境中成长起来的新生代导演,盖·里奇“对于讲述故事的方式比对故事更感兴趣”,他影片中游戏化、拼贴式的叙事结构掩饰不住强烈的作者色彩,他片中人物的对话和行动无处不在的黑色幽默,以及有着鲜明个性特征的人物性格,都让观众在最后的恍然大悟中记住了这位新生代的电影怪才。作为一部英国电影,本片自始至终透出某种英式幽默的味道,和同类型的美国电影在审美风格上稍有差异。英式幽默也许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在一些影片中,英式幽默的表现极少以夸张的行为出现,而是将不合时宜的场景和对话放在严肃的场合,比如《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一条叫旺达的鱼》以及《葬礼上的死亡》等,盖·里奇显然在其电影中继承了类似英式幽默的特质。本片中这种英式幽默还被强化和放大,通过正经严肃的方式来处理幽默的桥段,并赋予剧中人物特色鲜明的口音,同时演员也以喜怒不形于色的表演方式诠释了有些冷场的幽默感。将本片置于英国当代电影发展的历程中观照,不难发现它对之前英国电影的承袭,1995年丹尼·博伊尔执导的《猜火车》,其题材和表现手法在英国影坛引起不小轰动,其中让人津津乐道的是片中的超现实处理和紧凑的“音乐电视”(MV)风格。在本片中我们明显能看到类似的处理方式,在米奇最后一场拳赛中,当被对手重重的一击过后,米奇倒在了地上,但也掉进了深渊,沉入水底,在水中游弋、漂浮,这种极具超现实色彩的笔触就与《猜火车》极其相似。纵观《偷抢拐骗》全片,也都贯穿着MV的风格,这固然与导演早年曾拍摄过MV、广告有关,但也不难看出丹尼·博伊尔的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