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学的时候,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是一个间谍小说迷,而我是一个侦探小说迷,我们互相交流把自己的兴趣介绍给对方。当时我问他,最好的间谍小说是什么?他给我举了两部作品,一部是《潜艇消失的秘密》,另一部是《来自俄国的爱情》,当时我搜遍了图书馆和书店,也没找到这两本书,后来开始看邦德电影,当我看到肖恩·康纳利主演的第二部邦德片《铁金刚勇破间谍网》时,我惊奇的看到,它的英文片名叫做《From
Russia with Love》——来自俄国的爱情。
        
    邦德电影已经经历第50个年头,换了六个演员了。如果要我从中挑出我最喜欢的三部电影的话,我想应该是以下三部:肖恩·康纳利主演的《来自俄国的爱情》,皮尔斯·布鲁斯南主演的《黄金眼》,这两个没有什么可犹豫的。那么第三部,权衡再三,我选择丹尼尔·克雷格主演的最新一集邦德电影《天幕危机》。而我最喜欢的邦德扮演者,恰恰是没有作品入选的罗杰·摩尔,着实令人他妈的费解。
        
    我知道很多人并不青睐这部最新的邦德,感觉他过于狼狈,过于稚嫩,远远没有当年的从容和优雅,演员也不够英俊。而实际上,这个邦德才是当年的邦德,而当年的邦德是以后的邦德,邦德也有前传,邦德也爱过。我是看过弗莱明写的邦德小说的,邦德不像楚留香(尽管楚留香是以邦德为蓝本),一出场就站在了巅峰,他更像卫斯理,也是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小说里是有他的成长史的,他也结过婚,他也失过忆。因此这部电影在我看来不仅没有反感,反而由衷地感到亲切,邦德带我们回到了他的家乡,壮阔的苏格兰高地,他的出生地,他父母的坟墓旁,就像蝙蝠侠前传一样,邦德的一生也因此完整了。
    
    而这部影片,也是最具文艺范的一部邦德电影,在一部动作片的外表下,勾兑一点美国美人或是革命之路的内涵,一切就变得不仅仅是华丽了。仿佛在邦德故事之中,又镶嵌进去一部莎翁的戏剧。这部影片里真正的邦女郎是M女士,她不是情人,而是母亲。通过她的一生,完成了对间谍世界的思索,他们的残酷,他们曾经的辉煌,以及他们如今的没落。在听证会上,M女士念起了丁尼生的《尤利西斯》。我想听到这一段,可能全世界的特工们都哭了。杰克鲍尔哭了,贾森波恩哭了,伊森亨特哭了,也许哭的最惨的,是那个十年如一日追杀本拉登的玛雅。那是真正的间谍世界,他们可以不屑于詹姆斯邦德的虚假,但他们不能不对M的独白共鸣。
        
    真正的间谍是什么样子的?他们不会是罗伯特·拉德伦笔下的贾森·波恩,他们也不会是汤姆·克兰西笔下的杰克·瑞恩,他们也不会是杰克·鲍尔。真正的间谍和普通人区别不大,并没有那么神通广大,不可战胜。在我眼里,最经典的间谍片属于《春天的十七个瞬间》,属于《红场谍恋》,属于《德黑兰43年》,属于《猎杀本拉登》也许还包括我还没来得及观看的《锅匠,裁缝,士兵,间谍》。影片中的间谍更真实,更脆弱,被绞杀在二战,冷战这样的大时代中,不停的挣扎,不停的撕扯,无法力挽狂澜,只能随遇而安,即使像左尔格这样的超级间谍,也会被轻易的绞杀在时代的悲剧中,在这些真正的间谍身上,没有了刀光剑影的刺激,多了些人性的复杂,历史的悲哀。而这种力量才是最最震撼人心的,冷战过去了,属于间谍的黄金时代过去了,我们也只能在影像中去感受那群人别样的人生。

图片 1

《谍影重重》系列给了达蒙在影史上留下足迹的作品,最好的特工系列之一。这个系列,显然属于他的巅峰之作。多少人心目中的Jason
Bourne就是马特达蒙,再也容不下他人。以至于第四部《谍影重重:伯恩的遗产》中,Jeremy
Renner实际上演的并不差,却只是因为Bourne系列少了达蒙,观众于是先入为主地否认了他。

Bourne由于失忆产生的无助、彷徨,和与内心心境截然不同的,是他表现超凡的专业素养。从被动的追杀到主动出击,他一步一步地逃亡和寻找真相,却一步步地更加迷失。达蒙几乎是为这个角色而生。达蒙的面相内敛,比如皮肤白,窄尖脸,却同时具有硬汉特征,比如薄嘴唇、下垂的嘴角,眉毛和眼睛距离近,且眼眶深陷,都让他看来坚毅冷峻,且表情不甚丰富。但这些恰好具有伯恩所需要的特点。

另外在打斗场面中,敏锐的反应,和细微动作的展示,都完美展现了特工利用一切手边之物进行伤害或灭迹的素质。用奖杯杂志打斗、在地铁迅速摆脱跟踪、用面包机烧毁房屋等,在精心设计过的动作显得一气呵成、毫无斧凿痕迹。在打斗的激烈场景中,展现人物内心状态,并且让观众注意到是十分不易的。首先是伯恩这个人物的复杂性,决定了达蒙如何演绎。而达蒙的演绎,确实使这个复杂的人物立体起来。伯恩既不单单是一个迷茫无助的失忆人,也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鲁莽特工。他是一个融合了残酷、冷静、谨慎、专业、敏捷等冷血素质,和迷茫、悔恨、渴求爱、追寻正义等柔性素质于一身的复杂人物。《谍影重重》的众多让人痴迷的技术细节,就不一一赘述了。

向最完美的特工致敬,每一张海报都曾经那么熟悉。

如果说伊恩·弗莱明的007是个优雅浮华的代号,那么罗伯特·勒德姆创作的杰森·伯恩的真实低调恰恰是007的反面。他不会身着燕尾服、喝着马蒂尼、开着阿斯顿·马丁跑车、换女人如换衣服,不会逢人就骄傲地自报家门,更是个世间少有的痴情种子,可比起那个大英帝国的特工,这个忘记自己身份的男人却以坚韧刚毅的性格、粗犷帅气的外形、无所畏惧的态度、矫健实战的身手、无人能敌的机智赢得了间谍影片至尊,而《谍影重重》电影的诞生才不过几年而已。

《谍影重重》本身已经跳出了好莱坞爆米花快餐电影的范畴,直逼严肃文学的境界。再说一遍,《谍影重重》系列是史上最好的特工电影,没有之一。

其实杰森伯恩第一部里还是很腼腆带一些暖意的,我觉得那时候他像一个充满神奇技能的大男孩。

他一次次的尽量做到不伤害别人,他只想卸下所有盔甲,他只是想要放下。

但是没有人给他这个机会,所以他和玛丽在一起两年之后却得到的是自己的爱人被杀。之后我觉得他已经彻底明白了:自己和谁在一起就是对谁的伤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