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希望相关改革能获得支持,令IWC以资源管理组织重新运作,并重启商业捕鲸。

日本一直将判决形容为“短期措施”,不断要求IWC为商业捕鲸松绑,指科学研究表明,某些品种鲸鱼已回复至健康水平,可容许商业捕猎,提出成立“持续捕鲸委员会”,容许各国进行可持续的商业捕鲸。

  1986年生效的国际《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日本则以科研为由继续捕猎。国际法庭2014年裁定日本捕鲸并非出于科研目的,日本于2016年修订项目,利用“科学漏洞”恢复捕鲸,每年捕猎数量限制于333条,为以往的1/3。

巴西环境部长杜瓦蒂在致开幕辞时,提醒各国代表有责任在保育鲸鱼上提供清晰指引。巴西尝试争取澳大利亚、欧盟、新西兰等反捕鲸国家支持《弗洛里亚诺波利斯宣言》,主张捕鲸是非必要的商业活动,并希望设立鲸鱼保护区,恢复鲸鱼数量至工业时代前的水平。

  巴西环境部长杜瓦蒂在致开幕辞时,提醒各国代表有责任在保育鲸鱼上提供清晰指引。巴西尝试争取澳大利亚、欧盟、新西兰等反捕鲸国家支持《弗洛里亚诺波利斯宣言》,主张捕鲸是非必要的商业活动,并希望设立鲸鱼保护区,恢复鲸鱼数量至工业时代前的水平。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希望相关改革能获得支持,令IWC以资源管理组织重新运作,并重启商业捕鲸。

  日本一直将判决形容为“短期措施”,不断要求IWC为商业捕鲸松绑,指科学研究表明,某些品种鲸鱼已回复至健康水平,可容许商业捕猎,提出成立“持续捕鲸委员会”,容许各国进行可持续的商业捕鲸。

1986年生效的国际《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日本则以科研为由继续捕猎。国际法庭2014年裁定日本捕鲸并非出于科研目的,日本于2016年修订项目,利用“科学漏洞”恢复捕鲸,每年捕猎数量限制于333条,为以往的1/3。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