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开始看的一部剧集,其实剧情并不是很有新意,里面可以看到各种恐怖片的影子,但并不影响我的喜爱。从开始的恐怖,对于房屋中鬼魂的害怕,到后来一点一滴认识每一个灵魂,感受到他们的悲伤与无奈,加上中间的配乐,更是为整个故事增添了一丝温暖和悲伤。是的,其实,从中感受最为真切的,就是悲伤。
屋子里的怨灵都有各自的遗憾,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而生前的这些不快乐,被屋子的负能量放大,矛盾越来越大,然后,惨剧一次次发生,周而复始……
tate是里面最有争议的一个角色,可能母性使然,看到他清澈的眼神,晶莹的眼泪,就忍不住心软,即使做了那么多错事,还是会为他找寻各种理由,原谅他。因为,他就是一个孩子,一个生来黑暗又没有被正确引导的误入歧途的孩子,他的恨,他的爱,都是真真切切,因为一直保护他的鬼妈妈想要一个孩子,于是他杀掉不再领养孩子的gay,于是他强奸了女房主,因为他觉得爱的人很孤独,于是他想要杀掉她喜欢的人,给她陪伴。
他是一个没有思考,所有行为都是靠着本能直接反应的魔鬼,但所有的黑暗,直到,遇到想要保护的人,开始明亮了起来。为了她,他愿意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姓名,为了她,他愿意承认一直逃避的所有罪行,承认自己,是个魔鬼。
因为恐怖片的定位,最后的最后,所有的鬼魂都无法解脱,但是,希望他们快乐起来。

在影片的开头,七岁的劳拉和五个伙伴在院子里玩游戏,算是为下面的故事发展埋下一个伏笔。“一二三,敲树桩。”,其实就是我们小时候玩的“一二三,木头人。”

看这部电影同时想起了其他几部恐怖片。韩国的《老师的恩惠》中那个女教师的儿子像托马斯一样是个天生的畸形儿,因此被戴上面具关到地下室不见天日,最后因孩子们的玩笑意外死去。《孤儿院》中的本尼娜就曾是孤儿院里的老师,因儿子托马斯的死而杀了其他五个孩子。

劳拉在寻找一些貌似“小鬼”留下的线索时,在那间废弃的小屋里发现了本尼娜掉在这里的胸针,顺着这个线索她找到了五个麻袋,里面是五个小孩的尸骨,他们是劳拉小时候的伙伴,也就是三十年前生活在这间孤儿院里的孩子。

西蒙跟劳拉说,他新认识的朋友喜欢玩一种游戏,他们会拿走你心爱的东西,然后留下线索让你自己去寻找,找到后便能许个愿。西蒙告诉劳拉他心爱的东西是他捡的几枚金币,打开盒子时里面已变成西蒙的乳牙。“游戏已经开始了妈妈,你之前是把我的乳牙放在哪里呢?”劳拉将信将疑间和西蒙一起进入了寻找宝物的游戏,金币——乳牙——沙子——针线盒——装饰叶子——娃娃套——厨房抽屉的钥匙。抽屉里锁着一份西蒙的个人资料,上面记载了西蒙是个爱滋病毒感染者,还有他被劳拉收养的证件。拿着这些资料,西蒙愤怒的朝着劳拉大喊:“你是个骗子!”卡洛斯认为这是西蒙自己打开了抽屉又不敢承认,就编出这个游戏来替自己辩解。

是的,劳拉死了,而不是西蒙复活了。作为恐怖片来讲,这个结尾是温馨感人的,劳拉疯狂的母爱战胜了理智,她至死都要陪伴着自己的孩子。

劳拉独自把房间像三十年前那样重新布置一遍,穿上当年孤儿院老师的制服,做了顿当年孩子们常吃的晚饭,想以此引出那些孩子来找到西蒙,但劳拉的辛苦没有得到收获。当她在绝望愤怒中悲伤地趴在柜子前玩起小时候和伙伴们常玩的敲树桩游戏时,黑暗中五个小孩子出现了。

日本的《鬼水凶铃》中,黑木瞳饰演的那个母亲,在最后选择了那个孤独无依的鬼孩子,放弃了现世中的亲生女儿。

劳拉和丈夫卡洛斯带着七岁的儿子西蒙搬到了海边一幢大房子里,这幢房子很久以前是个孤儿院,劳拉七岁之前就生活在这里,对此有着很深的感情。

美国的《小岛惊魂》中,尼可·基德曼饰演的母亲一直在房子里寻找可能会伤害她孩子的鬼魂,到结局才发现原来他们自己才是真正的鬼魂,才是这幢房子的入侵者。

bet36365注册送奖金,等了将一个月,终于盼来了这部西班牙心理恐怖片《孤儿院》。打着心理惊悚的口号,令人感到紧张的镜头却是很少。就个人而言作为恐怖片,它缺少惊悚元素,作为悬疑片,它又缺少了足够吸引人的悬念。

第二天一个名叫本尼娜的老社工来到劳拉家,希望能在这里帮忙,劳拉正打算将孤儿院重新开张。本尼娜为了能留下来,拿出一份西蒙的个人资料,此举遭到劳拉的反感,下了逐客令。当天夜里,本尼娜拿着铁锹鬼鬼祟祟的出现在劳拉家一间废弃的存物室里,在被劳拉发现后仓惶而逃。

劳拉带着西蒙去海边捡贝壳,西蒙进入一个因退潮而出现的山洞里,劳拉找到他时,西蒙正对着山洞深处自言自语,他告诉劳拉,自己又认识了一个名叫托马斯的新朋友,并询问劳拉可否让托马斯来家里做客,劳拉欣然同意,但当她举着手电筒对准洞内时,里面空无一人,根本没有西蒙所说的托马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