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2日,在爱沙尼亚市中心的一家办公室里,一家名为Stigo的初创企业忙碌起来。这家折叠电动车企业的CEOArdoReinsalu和他手下的设计师正在研究更易携带、更轻便且更具备设计感的产品。不久后,爱沙尼亚人设计好的图纸将出现在中国常州的一家工厂中,并投入生产。这些电动车目前出现在北京的一些驻华大使馆内,更多地则是从中国发往德国等欧洲国家。

当前任爱沙尼亚驻美大使梅尔维尔回到华盛顿,想去租一辆车时,面对办事大厅里长长的租车队伍,他忽然意识到,他需要填张表。

  而现在,这个滋生了众多初创企业、高度数字化的国家越来越将目光投向了中国。据商务部数据,截至2018年8月,中资在爱累计直接投资378万美元,工程承包营业额1600万美元。2月21日,爱沙尼亚议长内斯托尔(EikiNestor)表示,对于爱沙尼亚来说,拥有开放的经济是发展的唯一可能;爱沙尼亚的初创企业也很有竞争力,希望获得更多关注。

这个连接了900多个机构的系统已经运行了14年,被称为“X-road”。尼曼-麦特马尔福表示,到目前为止这一体系还没有崩溃过。

  然而出名的不仅仅是这些自然资源,爱沙尼亚还是世界上人均独角兽企业数量最多的国家。这个人口仅为130万的小国家催生了Skpye、Taxify等四家估值十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企业以及500多家创业公司,拥有3700个IT公司,IT解决方案出口到130个国家。

对第一财经记者讲述这个故事的,是梅尔维尔的好朋友、爱沙尼亚议长内斯托尔(Eiki
Nestor)。“大体来说,在一切都高度网络化的爱沙尼亚,就算你想填表都可能没有纸。”他说。

  在孔子学院隔壁的教室,大约十几个学生正在学习中文。正如中国人看到外教会羞涩,这些爱沙尼亚学生面对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也相当羞涩。台上的中文老师让台下的学生用中文回答时,一位小伙子不好意思地用英语作答说,Iamafraidnow(我有点害怕说不好)。但事实上,他接下来的中文回答字正腔圆。

什么才是通向成功的秘诀呢?Tieto爱沙尼亚商业发展经理梅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也许是因为,在爱沙尼亚创业成本如此之低,没有什么可失去的,大可以放手一搏;另一方面,所有爱沙尼亚人都知道,一个只有130万人的国内市场是如此之小,只要创业,肯定就是要向外看、面向全球的,而没有什么比网络,更能助爱沙尼亚人一臂之力了。

  Taxify则是另一家在当地赫赫有名的公司,该公司此前曾获得中国的共享出行企业滴滴的投资。其公司创始人Martin介绍说,

但因为在该国工作,他也拥有了自己的电子身份证。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爱沙尼亚就对非公民开放了该项申请,并称之为电子居住(e-Residency)。来自全球的任何人只要提出申请并缴纳100欧元,在10分钟内就能得知自己是否可以成为爱沙尼亚的数字化公民,目前有2.5万人已经顺利成为了爱沙尼亚数字公民,其中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

  在Tieto爱沙尼亚商业发展经理梅林看来,数字化正是爱沙尼亚的初创企业林立的根本原因。他认为,爱沙尼亚本土市场比较小,想要获得国际市场,数字化是最好的途径。

她看到有些中国客人会随身带一个WiFi
路由器。时间长了,她会在给中国客人的邮件中贴心地写道,爱沙尼亚无线网络覆盖非常完备,不需要带随身路由器。

  中文甚至可以帮助爱沙尼亚本地人的事业。JekaterinaKoort说,即使爱沙尼亚很小,并不如那些大国引人注目,但中国的人口基数很庞大,即使有很小一部分中国游客注意到爱沙尼亚,爱沙尼亚也依然能接待相当多的游客来发展旅游业,这个时候会中文的翻译和地接就显得很有市场。

由于几乎所有行为都在线完成,这一电子身份证的一项关键环节即为使用PIN码的电子签名功能。目前这一功能同手机相连接,即便实体电子身份证卡丢了也没有关系,因为PIN码始终同手机相连。

  中文热

高度网络化和电子化的爱沙尼亚还推出了面对全球的数字化公民计划,而在爱沙尼亚,从申请到开通一个企业,只需要18分钟。这样的宽松和完备的环境催生了Skpye、Taxify等四家估值十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企业以及450家创业公司,也让人口仅为130万的爱沙尼亚,成为了世界上人均拥有独角兽公司最多的国家。

  为什么选择“中国造”?Ardo介绍,他们原计划在欧洲生产,但他们在中国找到了两家大型中国电动车制造企业作为合作伙伴,并且有专门的管理办公室在常州以保证质量;此外,如果想要获得中国市场,那么在中国设厂也是必然的。“中国的本土电动车很便宜,我们没办法跟他们竞争;所以我们专注于那些更看重功能和设计感的白领人群。”Ardo介绍,目前一辆折叠电动车的成本价格是1300欧,租赁月费约399人民币,主要面向的还是欧美国家的商务人士;他们也在积极设计和生产适用于中国法律的、带脚蹬子的折叠电动车,意图在不久之后获得更多的中国市场份额。

尼曼-麦特马尔福指出,在数据安全方面,爱沙尼亚在近15年中摸索出四条宝贵经验:第一,去中心化。这意味着没有一个高度集中的数据库,无论是政府还是私营机构,它们都拥有自己的一套系统和数据。

  目前,有99%的爱沙尼亚人都拥有这张数字化身份证。这张身份证意味着,创业者可以轻松在爱沙尼亚开设银行账户、注册数字公司,完成这个过程只需18分钟。额外的红利是,爱沙尼亚是欧盟成员国,在此地成立后的企业也就自动成了欧盟企业。

这样的共享还体现在就医上。“目前98%的处方药都是由医生在线完成的。而医生还可以在线查看以往病历。当爱沙尼亚人走到药房,他只需要出示电子身份证就可以拿到药。目前97%的爱沙尼亚人都有全国通用的电子就诊记录。”尼曼-麦特马尔福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觉得2000年后诞生的爱沙尼亚年轻人,都不知道什么是处方单子了。”

  数字化强国

而成为爱沙尼亚数字公民,对于创业公司的利好之处在于,这令创业者可以轻松在爱沙尼亚开设银行账户,只要再缴纳190欧元,创业者就可以在爱沙尼亚注册数字公司,这个过程只要18分钟。加之爱沙尼亚是欧盟成员国,成立后的企业就自动成为了欧盟企业。

  10年前,从赫尔辛基机场到伦纳特·梅里塔林国际机场转机的人群中,鲜少见到中国人的身影;而现在,爱沙尼亚人却发现,中国人出现的频率大大增加了。在当地的塔林大学和塔林理工大学,已经有中国留学生在此学习;甚至于,在塔林老城区,一些挂着红灯笼的中国餐馆也喜气洋洋地招呼着客人了。

“在线投票的好处是,在按下最后确认键之前,可以反复修改,给人第二次思索的机会。”
尼曼-麦特马尔福表示,这样对于那些犹豫不决的人而言,是个好事。

  对于数字化的应用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在这里,大部分的地区都有免费无线WI-FI;此外,如果你有一张当地的电子身份证,这意味着你的申报公司、报税、大选投票、看病、贷款等活动都可以在网上进行,你甚至找不到一张可以填表的纸张。非本国公民亦可申请电子身份证。从2014年开始,爱沙尼亚就对非公民开放了该项申请,并称之为电子居住(e-Residency)。

爱沙尼亚塔林大学讲师胡特纳有时也兼职做导游。她对第一财经记者笑着说,中国客人肯定会喜欢来爱沙尼亚,因为爱沙尼亚的免费WiFi全国覆盖率在95%以上。

  此外,有关中文方面的学习也越来越受到爱沙尼亚人的重视。据当地孔子学院的负责人JekaterinaKoort女士介绍,想要去中国的游客希望能学点中文来在中国过得更顺利;商人们则希望能进行中文的高端交流;有钱有闲的家庭主妇也会想要学点中文来充实自己,谁知道哪天能用到呢?

科赫来自德国,对于自己的老家,欧盟内第一大经济强国,科赫却有着小小的抱怨:在德国,每干点任何一点小事情都要填个表,实在太浪费时间了,他坦言,在这方面德国比不上爱沙尼亚。

  到中国建厂

“哦,我刚刚意识到我不是在爱沙尼亚。”梅尔维尔在社交媒体上无奈写道。

  如果在2月末的时候从空中俯瞰爱沙尼亚这片土地,你首先会看到蜿蜒的海岸线和陆地上茫茫的白雪。海的北面是芬兰,从那里的赫尔辛基机场出发,半小时可达爱沙尼亚首都塔林。每到周末或者节假日,很多游客愿意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待上一天,享受当地的美食和低物价。

不过,这样高度数字化的系统是否能确保网络安全?在全球国家网络安全指数排名中,在120多个国家中爱沙尼亚排名第二。

  比起被当成是东欧国家,爱沙尼亚人更愿意被称为“北欧国家”。以爱沙尼亚现在的面貌,虽然与隔海相望的瑞典、芬兰等国有一些差距,但其人均GDP已达到俄罗斯的3倍,确实与28年前那个爱沙尼亚有本质区别——在政府从上世纪90年代推动的“数字爱沙尼亚”(e-Estonia)计划之前,爱沙尼亚只是个刚刚从前苏联独立、自然资源匮乏、行政管理体系落后的国家。“有超过一半的家庭没有电话线。”爱沙尼亚塔林大学讲师胡特纳回忆说。

高度网络化的爱沙尼亚在2002年就推出了具备电子数字化签章功能的电子身份证,卡片内的晶片存有个人基本信息,目前有98%的爱沙尼亚人都拥有这张数字化身份证。

  已经有一些来自中国的订单了。Ardo介绍,大型的工业园区的顾客希望租用他们的电动车,帮助他们的员工减少从办公室到工厂的距离。“我们知道怎么设计电动车,”Ardo认真地指点着墙上各式各样的电动车模型图说,他们可以提供定制服务;此外,如果有人希望开拓欧洲市场,他们也可以帮助中国商家设计符合欧洲标准的电动车。

高度网络化和电子化的爱沙尼亚还推出了面对全球的数字化公民计划,而在爱沙尼亚,从申请到开通一个企业,只需要18分钟。这样的宽松和完备的环境催生了Skpye、Taxify等四家估值十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企业以及450家创业公司,也让人口仅为130万的爱沙尼亚,成为了世界上人均拥有独角兽公司最多的国家。

  2017年11月,在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期间,两国签订了“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数字丝路合作备忘录和电子商务合作备忘录等三项合作文件,标志着两国关系进入全新发展阶段。爱沙尼亚议长内斯托尔(EikiNestor)认为,中爱两国在数字化合作方面有广阔前景。

爱沙尼亚人甚至可以在大选之年使用这一电子身份证进行在线投票。数据显示,在上一次选举中,有身在116个不同国家的爱沙尼亚人使用了在线投票模式,覆盖率占整体投票选民的30%左右。

  类似Stigo这样充满生机的初创企业在爱沙尼亚有500多家,而这个数目还在增加。爱沙尼亚企业和信息技术部长塔米斯特对经济观察报介绍,在爱沙尼亚,由于本地高度的数字化,从申请到开通一个企业,只需要18分钟。

制图/张逸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