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具有颠覆性的技术时,社交媒体的到来绝对位居前列。但在人际(政治)关系变革的同时,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汤博乐(Tumblr)和Instagram等社交媒体网站上的内容分享正连续对一个相当与众不同的体制,即版权法体系,施加压力。在英国已获通过并即将实施的《企业与监管改革法案》(俗称“Instagram法案”)只会在全球范围内激化新社交媒体与传统版权规定的矛盾。

  加拿大《版权现代化法案》(Copyright Modernization
Act)即C-11法案在7年中历经3次修改尝试后,终于在2012年11月7日宣布生效。本文将回顾引发新修订内容的一些事件以及新修订部分的一些主要特点。

  笔者已经对用户生成内容(UGC)的所有权口诛笔伐好些年了。问题的主旨并不是社交媒体提供商想宣布UGC所有权归自己所有。没人想这样做,尽管人们偶然抗议,他们也相当低调地坚持通过服务条款(TOS)允许向获得用户同意的人展示UGC贴子。相反,当第三方想把用户创造的内容融入自己的网站或出版物中时,问题便出现了。毕竟如果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或福克斯新闻(Fox
News)把微博、更新状态或上传的照片作为他们新闻故事的一部分,社交媒体和其他组织会不会侵犯用户所掌握的自身内容的固有版权呢?换言之,如果进行上传的用户对他们的UGC有合法的所有权利,那对它的转发会不会构成非法侵权呢?

  修订的历史

  在世界大部分地方,人的创作内容的所有权是自动生成的,并被认定为是个人受法律所保护的知识产权。这在《伯尔尼公约》(Berne
Convention)和其他国际条约中有明确规定,这些条约废除了将注册作为确定版权利益的正式方式(尽管并不是司法强制)的规定。这在实际操作中便意味着一个人可以追随某个创作了有创意作品的人,而不需要得到其应允——即使追随创新者是繁重又昂贵的工作——一旦该作品在相应的政府版权管理机构注册。

  版权法的上一次修订发生在1997年。1997年的修订旨在使加拿大遵守其国际条约义务,包括《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和《保护表演者、音像制品制作者和广播组织罗马公约》(Rome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Performers, Producers of Phonograms and
Broadcasting Organizations)。

  社交媒体分享使所有这一切都陷入了混乱。首先看看通过Instagram法案得到解决的案件,再看看在稍微不同的背景下的美国对谷歌图书馆服务“孤儿作品”的诉讼,这个新的英国法案理论上说其目的是让公司更容易发布“孤儿作品”,“孤儿作品”就是图像或其他内容的作者或版权所有者无法被确认的作品。而在过去,“孤儿作品”通常是绝版书或者历史上未具名的图片,在现在,随着图片从Instagram不具名转发到推特,再从脸书转到汤博乐,数百万图片在网上很快就成为了孤儿作品。英国回应称将调整版权法,如果第三方为了确认和找到原有作者进行了勤勉搜索,“孤儿作品”可以被转发而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在1997年修法后的10年,立法改革的进一步尝试接踵而来:保罗。马丁(Paul
Martin)的自由党政府在2005年推出了C-60法案;随后加拿大保守党少数派政府在2008年和2010年相继推出了C-61法案和C-32法案。上述3个法案在联邦选举进行时都在议事过程中夭折了。斯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目前的多数派政府终于成功地使C-11法案生效。C-11法案在最初推出时与C-32法案同出一辙。随后在全体委员会审议过程中,政府出台了对C-11法案的些许修改。C-11法案在2012年6月29日获得御准。

  这看上去似乎是很合理的解决办法,但是职业摄影师却被激怒了,他们担心自己要承担监管作品被人利用的责任。而且,孤儿图片只是这一问题的很小一部分。更大的基本问题是谁首先拥有UGC的所有权,特别是——当案件与许多社交媒体服务相关时——用户内容的下载,嵌入和转发是服务说纳入的技术能力。一方面是UGC所有者什么时候需要对侵犯他人版权或商标的发布内容承担责任(例如YouTube上发布的包含版权保护内容视频)。在美国,《数字千年版权法》(DMCA)为这些依附于其“通知与移除”方针的UGC持有公司提供了安全港措施。虽然在世界范围内这还是少数人的观点,但该观点到目前为止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大多数法律分析和诉讼——主要代表企业客户——所关注的问题。

  C-11法案中有几项条款并没有在2012年11月7日宣布生效,包括与建立一个“通知和通知”体系有关的条款。相反,上述条款将在未来通过单独的总督会同立法议会(order-in-council)程序进行生效。

  另一方面是目前用户上传到社交媒体网站的UGC的内容中是否有可保护的版权利益。正如“今日社交媒体”(Social
Media
Today)网站总结的,“当涉及到社交媒体上的图片分享,我们便进入了一个不知道谁拥有什么的灰色区域了。”早些时候在纽约的一起有关海地地震照片被传至推特上的案例,即摄影师丹尼尔。莫瑞尔(Daniel
Morel)诉法新社案,最后通过关注推特的服务条款才决定法新社为了获取利益而进行的图片转发是不被允许的,这也打破了原有一贯的情形。但是服务条款是一个契约,它是长期存在的法律,不常见的特殊情况和契约权利不会作用和延伸到所谓的“第三方受益人”身上。契约可以分配或者转移所有者权利,但并不可以在第一时间创造他们。一个更近的针对BuzzFeed网站的诉讼案例就将重点放在合理使用上,但以美国为中心的原则一般不会授权受版权保护的创意内容被大规模商业性转发(即非“转换性”使用),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所有权问题。

  修订的基本原理

  虽然争论仍在持续,却很少有人关注涉及的基本原则。有些知识产权内容如果是可获得的并且被未获得授权的第三方免费并无限制地使用,那么他们就进入公共领域了。对商标来说,这个概念被称为“非商标化”,据此一个非管制商标是可以被持有人抛弃的——我们看一下典型的阿司匹林(拜耳制药)例子。在版权中,这个问题是有一些不同的。如果一个用户在一个允许转发、下载和嵌入的社交媒体网站发布可以推定是受版权保护的内容,似乎有理由推断出所有者要么是放弃了合理的所有权要求,要么是对第三方转发内容给予了默许。例如,Flickr和其他图片分享网站经常使用的功能是不提供“保存为”进行下载或嵌入。而当用户在不能运用这些保护时,他们就故意决定将他们的照片毫无限制地提供给全世界,以此反驳再次使用。这非常像把一叠照片放在人行道上供人自取,而明确发布的UGC——至少当它被限制在仅“好友”可见或标注禁止下载时——就更像远古时期的遗弃学说而不是现代知识产权所有权概念了。这毫无疑问是一个逆向观点,大多数学者都在研究版权的归属,却从来不能弄清向全世界公开发布的内容是否会改变创造者与第三方之间权利的平衡,但在笔者看来,这比那些僵化的旧规则更好的反映了技术的现状。那些旧规则很难与社交媒体UGC固有的共享特质相协调。

  当评估C-11法案时,考虑外部环境很重要。与1997年修法时的情况相似,本次修订旨在使加拿大遵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在1996年颁布的两部法律条约——《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WIPO
Copyright Treaty)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WIPO
Performances and Phonograms Treaty)。

  如果法律能够足够快地进行自我调整以适应技术需要,使一条(或至少几条)原则被法院明确纳入法律条文,这将会很棒。因为大多数UGC上传者并不是职业摄影师——职业摄影师都会例行为作品加水印,进行闪存保护并只上传低分辨率版本作为UGC——法律上的不确定性不会很快得到解决。毫无疑问,比如被指控为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嫌疑人就对众多媒体用他的Facebook资料头像和更新状态感到恼火,但作为热点新闻事件中最不值得同情的版权原告,他胜诉的概率充其量只有一丝罢了。所以在过渡期,法律形同虚设,用户生成内容依旧无人过问,而像嵌入推特内容(包括链接的照片)这种更新颖的动向使得社交媒体版权的两难境地“愈加奇怪”。在社交媒体和版权法律持续的冲突中,只有时间能过说明一切。再一次,颠覆性技术处于两难处境。

  由于自1997年修法后已经过去了10年,并且鉴于现如今消费者对数字材料的狂热消费,加拿大版权法经常赶不上加拿大人日常使用版权材料的方式的步伐。其结果是,在过去10年间,加拿大法院已经全权负责解释加拿大在当今世界中的版权义务。这导致了加拿大最高法院做出了用来塑造加拿大版权法的至少10个具有开创性的判决。

  C-11法案的重点内容

  加拿大《版权现代化法案》,正如其名称的字面意思所示,完成了按照WIPO条约修订加拿大版权法使之更为“现代化”的任务。有些人认为C-11法案赋予版权所有者的新保护措施超出了WIPO条约的严格要求。下文将总述C-11法案中对加拿大版权法案的重点修订措施。

  技术保护措施

  技术保护措施,又称“数字锁”,被内容传播和软件企业用来确保他们的内容免受未经授权的使用。数字锁的类型分为两种:“获取”和“复制”控制。从广义上讲,获取控制数字锁禁止未经授权获取材料,而复制控制数字锁阻止未经授权的复制——这是作者的专有权利。

  C-11法案通过规定打破或“规避”获取控制数字锁为版权侵权来保护技术保护措施。此外,如果获取控制数字锁或者复制控制数字锁被打破,那么时间转换或格式转换等新的版权侵权例外规定将不适用。这意味着内容传播和软件企业将拥有新的法律武器来有效保护他们创造或销售的创意内容。C-11法案中诸如合理使用等用户能够获取的例外规定也将受反规避条款的限制。换句话说,用户必须首先购买或合法“获取”作品,之后才能不必担心侵权地使用作品。

  在C-11法案以前,版权法没有保护数字锁的规定。在公众眼中,新的数字锁条款是C-11法案中最具争议的方面。

  邻接权

  “邻接权”是表演者和唱片公司在其各自的表演和录音唱片方面的权利。由于根据《版权法案》的规定,表演者和唱片公司不是作品的作者,因此他们不拥有作者那样的专有权,但是,1997修订本赋予了表演者和唱片公司可以因其表演或者录音唱片被使用而获得公平报酬的权利。公平报酬是通过版税征收机构向用户收取支付给权利所有者的强制费用。

  除加拿大以外,国际上有许多国家授予类似的邻接权。C-11法案通过为表演者和唱片公司设立新的权利,包括依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的要求使录音唱片被在线获取的新专有权,扩大了对邻接权的保护。此项新权利可能仅仅会通过版权委员会的费用制定程序得以实施。

bet36365注册送奖金,  C-11法案还将加拿大的邻接权保护延伸至如美国等《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的缔约国。此举可能会极大地扩大加拿大使用国际录音唱片的用户支付版税的责任。C-11法案还授权有关部门颁发一项声明,将某个《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缔约国从加拿大邻接权保护中剔除。此类声明会消除各国间保护的不平等,如某缔约国的国民在加拿大享受邻接权保护的同时却不授予加拿大的表演者和唱片公司同样的权利。因此,对于诸如美国等在美国不授予加拿大表演者和唱片公司同样的邻接权保护,但其国民却在加拿大按照加拿大法律享受此类邻接权的缔约国,加拿大有关部门可以颁发一项声明,限制授予给美国唱片公司邻接权保护的范围。

  首次发行权

  C-11法案赋予作者和表演者发行作品的权利。发行权是指控制每个作品所有权首次转让的权利。此项权利适用于所有类型的作品,包括C-11法案生效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作品。这将保护在版权法的新条款生效之前已经产生费用或者作出承诺的人以及可能受到此项新权利影响的人。

  摄影

  C-11法案规定摄影师为摄影作品的作者,并赋予其相应的版权保护。在此之前,委托进行摄影工作的人被视为第一作者以及摄影作品版权的权利人。然而,C-11法案仍然允许委托进行摄影工作的个人以私人或非商业目的使用摄影作品。这是对于摄影师而言新的专有权的一项重大变革,很可能对摄影业产生商业影响。

  合理使用

  目前,版权法赋予用户权利,允许其在一定条件下以新闻报道、私人学习、研究、批评或审查为目的使用作品。C-11法案将合理使用的例外规定扩展至以教育、讽刺和模仿为目的使用作品。

  然而,此项规定并不意味着以上述列举的某一目的的任何和全部使用都被允许。任何声称是合理使用的使用,除了以上述列举的某一目的进行的合法使用外,还必须要在具体使用的背景下证明其合理性。

  实际上,合理性需要逐案进行评估,其评估标准是加拿大最高法院在审理CCH
Canadian Ltd诉Law Society of Upper Canada(2004 SCC
13)案件中规定的六大合理因素(非穷尽):使用的目的、使用的性质、使用的数量、使用的其他选择、作品的性质、使用对作品产生的影响。在C-11法案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有关各方要求将上述六大合理因素写入C-11法案中,作为对合理使用例外的明确限制。然而上述要求没有被满足。尽管如此,在最近两起有关以研究为目的主张合理使用的案件中,加拿大最高法院在判断合理使用问题时使用了上述六大合理因素。因此,虽然没有将上述六大合理因素纳入C-11法案的文本中,但是有关如何处理合理使用主张的法律仍需使用上述六大合理因素进行判断。

  个人使用例外(时间转换和格式转换)

  C-11法案规定了新的个人使用例外,在一定条件下将允许个人录制电视节目和复制音乐以备后用(即所谓的时间转换),以及将内容从一种格式转换成为另一种格式(即所谓的格式转换)。上述例外规定是受一定条件限制的。例如,录制的节目或复制的音乐只能被个人以私人目的进行使用,并且这些内容副本不能转交他人。此项规定是C-11法案改进现有版权法的一个实例,旨在使用户相信他们仍可以进行日常活动,如将音乐从CD转移到笔记本电脑或者iPod中而不被判侵权。

  用户创造的内容

  根据侵权例外规定的部分,C-11法案为非商业性用户创造的内容制定了一项新的例外规定,被人们称为“混搭规定”。此项规定将允许个人在非商业情况下以创造新作品为目的使用可公开获取的作品,如经常可以在YouTube上看到的作品。与合理使用例外规定相似,此项例外规定也受一些条件的限制,如,用户识别原创作品的来源,被复制的基础作品是通过合法途径获得的,以及使用对基础作品的商业开发不具有重大的负面影响。

  以教育为目的使用在线材料

  C-11制定了有关以教育或培训为目的使用可在互联网上获取的材料的例外规定。例如,教育机构现在为展示作品可以复制或使用作品。此项规定扩大了允许教育机构使用投影仪展示作品副本的例外规定,并使之变得技术中立。

  此外,教育机构或许会向学生提供培训课程,或者是为学生制定固定的课程,这一活动可能会侵权。此举有利于远程教育,因为使用版权材料的课程可以在线进行而不会侵犯版权。然而,此项例外规定仅当学生在接受完最终课程评估的30日内销毁材料副本才适用。这就是被称之为“焚书”的规定。

  计算机程序

  C-11法案允许,在一定条件下,以下列目的复制计算机程序:(1)计算机程序互操作性;(2)加密研究;(3)计算机程序或网络安全脆弱性评估和纠正。

  短暂录音

  短暂录音是诸如广播电台等广播公司为支持节目而创建的音乐作品副本。在此之前,想要创建上述副本,广播电台需要支付版权委员会规定的费用。C-11法案改变了这个制度。如果此类音乐副本保存的时间少于30天,那么广播公司不再被要求支付费用。

  对版权法的此项更改在C-11法案委员会听证会上是一个极具争议的问题。鉴于许多广播公司告知委员会他们打算使用短暂副本超过30天,但他们是否会根据修订后的版权法而改变其行为有待观察——他们会选择每30天删除一次副本,还是选择继续支付现有的费用?

  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搜索引擎和云计算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