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日本共同社7日和6日报道,由于韩国最高法院支持韩国被强征劳工向新日铁住金索赔,日本政府强烈不满。东盟相关首脑会议将于11月中旬在新加坡举行,APEC峰会将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日韩两国外交部门计划放弃让安倍与文在寅在上述会议上举行正式会谈。日本外务省称,韩国政府当前的态度“让会见没有意义”。韩联社7日援引青瓦台高级别相关人士的话称,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文在寅和安倍的相关会晤很难举行。共同社称,日韩首脑仍可能在以上国际会议期间短暂“站立会谈”,而安倍也将借此计划,向文在寅再次表达不接受韩方判决的立场。此外,原计划于本月上旬举行的日韩外务部门局长级磋商也将延期。日本《每日新闻》称,在这种情况下,文在寅取消“年内访日”基本已成定局”。日本政府周三公布消息称,计划向世界贸易组织提起诉讼,状告韩国政府对本国造船企业违规发放补贴。《韩国先驱报》7日称,这是对韩方判决的报复。

中新网11月8日电
综合报道,日前,强征劳工索赔案让日韩关系陷入紧张。由于双方认为不具备对话环境,两国政府拟放弃在出席11月的国际会议期间举行首脑会谈。韩国总统文在寅取消年内访日也成定局。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韩国总统文在寅预计将出席本月中旬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相关会,以及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双方上个月在《日韩共同宣言》发表20周年时表示有意愿全面改善关系,但目前的状况却与此目标背道而驰。  日本政府消息人士表示,韩国还未向日本征询会谈一事,而日本也不会提出会谈。  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上个月,韩国最高法院对4名韩国人因殖民统治时期被迫从事强制劳动起诉日本企业一案做出终审判决,宣判该公司应作出1亿韩元的赔偿。  日本则认为这一判决不合理,而且无助于解决问题。日方表示,这一问题已经依据1965年的《韩日请求权协定》得到了解决。  日本内阁秘书长菅义伟7日称,韩国的做法违反了国际法,并表示首尔必须重新审视此案,“我们都在关注韩国政府会如何处理。”  对于日本的种种评论,韩国外交部警告称,日本不应该加剧两国就二战时期强征劳动一事的外交纷争。  韩国总统府一名高官表示,最高法院的判决与前任政府的立场不同,政府需要时间做出调整,日本政府过度批判韩国政府是无济于事的。该官员称,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文在寅恐怕不会在新加坡同安倍举行会晤。  资料图:韩国总统文在寅。中新社发
平壤联合采访团供图  日本外交部长河野太郎此前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如果韩国法院能随意改变在国际法下做出的协定,其他国家很难与韩国政府合作共事。  韩国外交部6日表示,这一言论加剧了双方的纷争。韩国外交部在文告中表示,一些日本领导人无视问题的根源,甚至做出刺激韩国国民情绪的言论,日本政府在此案件上做出过多的政治评论无助于改善两国关系。  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国家安全室长郑义溶表示,如果日本政府的态度还是如此强硬,韩国也会采取相应的措施来应对。  此外,韩国国务总理李洛渊7日表示,韩方对日本政府领导人过激批评韩国最高法院裁定日企需向二战韩国劳工提供赔偿一事表示忧虑。他强调,日方领导人的发言不妥,且不明智。  李洛渊还表示,韩国政府将竭尽全力治愈强征劳工受害人的创伤,并希望韩日关系能面向未来发展。他敦促日本领导人作出明智的应对。

朝鲜
“平壤广播电台”6日晚也对日方提出谴责,称其言论“无视经历巨大痛苦的受害者提出的赔偿要求,完全是从正面发起挑战的无耻之言”。朝方表示,将坚持斗争下去,直到日本政府就强征劳工及性奴问题等犯罪作出道歉和赔偿。此次是朝方在韩国最高法院作出判决后首次作出正式评论。针对有意与朝方举行首脑会谈的日本政府,朝方领导层重申要求清算历史问题的立场,并在各方就朝核问题展开博弈的背景下,表现出与韩国舆论协同步调的姿态。日本NHK电视台认为,朝方此举或意在打乱日韩阵脚。

10月30日,韩国最高法院就4名二战时期遭日本强征的韩国劳工索赔一案作出最终判决,判处涉事日本企业新日铁住金公司向每名原告赔偿1亿韩元。该案诉讼过程长达13年零8个月,案件的核心争议点在于,日本基于1965年签署的《韩日请求权协定》,向韩国提供的5亿美元经济援助可否视为向强制征用受害者支付的补偿款。该协定规定,关于两缔约国及国民的财产、权利和利益以及两缔约国及国民之间的请求权的问题,得到了彻底且最终解决。

【环球时报驻韩国、日本特派特约记者 陈尚文 孙秀萍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雁初】强征劳工索赔案让日韩陷入对立!两国已经计划放弃在11月中旬的国际会议上举行首脑会谈,此前双方积极协调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年内访日一事恐难成行。包括韩国总理在内的两国高官近期不断隔空互怼,驳斥对方的主张。就连朝鲜也对东京提出批评,称日方的相关表态是“无耻之言”!《日本经济新闻》称,围绕历史和国际法律问题,日韩关系正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