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部电影,整整想了一夜,把各种细节、只言片语连接起来,原来郭志达并没有死,弟弟郭志华所做出的一切是为掩护哥哥,弥补哥哥人生的遗憾,圣经“兄弟,你的归你的,我的已经足够了”,指的弟弟人生的成就和荣誉已经足够了,而哥哥一直是失败者,弟弟想要弥补哥哥,把本应属于哥哥的成就还他,所以弟弟决定牺牲自己,成全哥哥的一直渴望的成功。
影片开头医院出现一个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勤杂人员,此人便是郭志华易容假扮,到医院先调换哥哥血液样本,后用自己调包哥哥出去。所以医院的血液样本已经不是哥哥的,因此大巴车上炸碎的尸体也不是郭志达,所以警方比对DNA一致。影片最后郭志华告知杨博士他杀了哥哥,只是为了借杨的口告诉警方哥哥已死,达到掩护哥哥的目的。其实仔细推敲,弟弟根本没有杀哥哥的时间,弟弟一直在警方控制之下,直到闪光弹爆炸,而后又要从天然气管道出发去炸赌球集团总部,根本没时间返回去杀人。

  1. 关于结局那只手的分析
        我的观点是最后拿走U盘的是哥哥郭志达。
        首先根据剧情人物的身份可知有可能拿走U盘的人只有杨曦和郭志达。此时弟弟郭志华已经确认死亡,因为影片前面对于警方中除老姜之外的任何人物都描写较少没有任何作为最终大boss的铺垫,故警方中的某个人拿走U盘的可能性很小。
        那么可能性最大的是女主杨曦。关于杨曦,影片给出了两条较为明显且让人印象深刻的伏笔线索。其一是整容,而我认为整容并不在主线剧情中起决定性作用,原因是若杨曦之前有整容或与整容有关,剧中应有其他的细节予以支撑,从她接整容电话的对答来看也不能证明这是整容医院的回访,况且在警方面前抢电话本就会引发怀疑。其二是她说“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我们是一伙的”。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一度以为她和男主是一伙的,然后看到结局就已经明了她无论和哥哥还是弟弟都不可能是一伙的,因为她不知道兄弟两人的互换。她一直以为从诊所到球场上一路同行的是哥哥,说这句话也是对着“哥哥”说的,而最后她看到弟弟的签字才知道那时在车上的是弟弟,所以从最后的顿悟可推知她不知道兄弟的身份有交换,也就不可能和他们同谋。况且最后如何老姜没有赶到,她已经给砍死了。第一条没有其他线索相互印证,第二条逻辑不通,所以编剧抛出的这两条都是迷惑观众的假线索。
        排除杨曦之后,在剧情中也能找到几条小细节支持最后是哥哥拿走U盘的证据。其一,最后的撞车是一辆大巴车,而在男主公寓有租车合同,由此可知只可能是兄弟二人之一;其二,那只手上戴有手环这种明显的标记物,而片中没有任何人有这种明显的特征,只有哥哥那双被绷带缠绕的手自始至终没有示人;其三,影片开头哥哥郭志达说赌徒的三重境界:第一层不怕输(赌之前不知道结果但是不怕),第二层输不怕(赌了很多次一直输仍然不怕仍然要赌),第三层怕不输(这是独孤求败一直赢的状态),最后哥哥以假死的状态拿走了U盘可谓是最后的大赢家,也和开头【怕不输】相呼应。
        以上可证明这只手是哥哥郭志达的可能性最大。那么这是一只没有被毁容的正常的手,也就可以推知此时的郭志华已经整容。由此也可猜想之前杨曦打整容电话的真实目的很可能是在帮郭志达联系整容医院,因为当警方打斗过程中打掉他面具的时候,杨曦曾说你们不该拿掉他的面具,也就是说杨曦作为心理医生深知郭志达对自己烧伤后面容的自卑,为了治好他的病很可能为之联系整容医院。那么再看结局,郭志达最后在警方看来是个已死的人,拿走了U盘,同时他整容成了另一个人,开始新的人生,完成了一个loser的惊天大逆转。

  2. 关于剧情的猜想
        虽然能够明确最后的手是哥哥郭志达,但是在推测剧情发展的时候我还是遇到了一些问题。所以有了以下的猜想。
         “我的已经够了,你的还是归你吧”这句话是哥哥以扫对弟弟雅各说的,也正是这句话让杨曦顿悟过来兄弟身份的互换。如果如郭志华对杨曦所说,“只有第一次是哥哥,其他都是我”,那么第一,作为弟弟郭志华在大巴车上为什么要这样引导杨曦:其实作案并不是大家一直以为的哥哥而是他自己;第二,为什么要把U盘给杨曦(绝不可能是为了防水这么简单),再回去砍人结果自己被警方干掉了;第三,杨曦上大巴车是因为他们发现了租车合同,老姜去赌局公司是因为他们发现了天然气管道图,而这些都像是故意引导他们发现的,他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拿了U盘上大巴车走人。这三条在逻辑上都是不通的。
        再回到圣经的那句话,那句话是哥哥对弟弟说的,而在大巴车上则是弟弟说出的,这和圣经上的身份不符。由此我猜想炸楼和开大巴车的并不是弟弟郭志华而是哥哥郭志达。
        于是故事的发展是这样的:原本兄弟两人合谋,哥哥因为人生受挫,希望得到假死状态,重新开始人生,于是玩一场大赌局,并把欠弟弟的钱还清;弟弟得到钱。原本的安排是由弟弟冒充哥哥,带着警方去球场;哥哥炸楼拿到U盘把大巴开到水里,计划逃生后把U盘交给弟弟。然而最后哥哥为了独吞钱,他把幕后的弟弟引上前台,于是首先制造了天然气管道和大巴车合同两个线索,引来警方(当然最后上车的是杨曦);其次他说圣经的话(也包括之前说的那些关于弟弟会游泳在美国军方公司的事情)引导警方关注弟弟,自己把车开到水里制造假死;最后将U盘交给杨曦,这样把弟弟引出来,让警方干掉弟弟。
        从人物性格分析也基本支持这个猜想。哥哥是个loser,弟弟是个精英。弟弟看不起哥哥,从最后和杨曦的谈话中可清楚的看到他脸上的笑意和轻蔑,认为哥哥在这个事件中的策划也好实施也好都是欠他的,想以哥哥的死成就自己。而哥哥一直是怨恨和嫉妒弟弟的,在看到杨曦拿给他的那张照片时有真情的流露,那是因为想到自己给弟弟设了圈套有些于心不忍吧。
    但这样的猜想虽然能够解释以上三条逻辑上的不通,却带来新的问题:弟弟郭志华如何得知U盘在杨曦(上车的可能是其他人)身上。首先,不可能是哥哥逃生后告诉他的,因为弟弟没有任何必要在砍死杨曦之前骗她说他哥哥死了,并且他谈到哥哥时的那种表情明显认定哥哥已死。其次,不可能是哥哥事先告诉他的,因为杨曦上大巴车是个偶然事件。于是进一步猜想他可能因为不相信哥哥,为了了解U盘的下落而在大巴车上装了监控。
        当然这样解释有点牵强,可是我觉得这种猜想要比开大巴车的是弟弟郭志华更为合理。或者这就是个bug。因为没有刷第二遍影片,可能漏掉了一些重要的细节,不到之处请大家指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