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叶尔马科夫称,俄方正按计划履行有关向土方供应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合同,该合同有望今年年底前执行完毕,美国多次肆无忌惮地向土耳其施压逼其放弃这笔交易,不过是妄图采用政治手段打击俄罗斯在全球军火市场中的地位,美方在国际军火市场地位下降之势不言而喻。

不过,这似乎并没有妨碍美日两国的军贸合作。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日本仍将继续采购105架F-35战机。与自己不遗余力全球卖军火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美国对中、俄武器出口则是百般围堵与“封杀”。继前些年搅黄了“红旗”-9出口土耳其的生意后,美国不仅强力阻扰土耳其引进S-400防空导弹系统,还公开叫嚣如果印度执意要引进S-400,那么美国将减少与印度的军事合作。那么美国为何要不顾一切阻止中国红旗-9和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出口呢?

最后,一些出口的美制产品并非完美无瑕,部分性能被“阉割”。据报道,一些出口的美制武器,常常在性能上“大打折扣”,比如美国卖给日本的F-15J没有发射中距空对空导弹的能力,严格意义上讲无法算是三代机;美国卖给沙特和埃及的M1A1坦克,都是没有贫铀装甲的版本。此外,美军前段时间交付给澳大利亚的首批F-35战机,还没怎么使用,就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质量问题,这让一些国家对美制武器的性能产生质疑。

对于美国来说,军火工业是其日渐萎缩的本土制造业中少数且具备极强全球竞争力的行业之一。因此,美国政府不遗余力地帮助本国的军工企业抢占全球市场,同时输出影响力,加强对购买国的政治渗透和控制,这也正是历届美国政府一直延续的国策。对于土、印两国采购防空导弹项目,这么大一块蛋糕,特朗普岂能不眼红,抢生意在国际市场或许也算正常。但为了能够持续大量兜售美国军工企业的产品,美国甚不择手段的刻意制造地区安全危机,挑拨地区国家的矛盾,甚至鼓动他们彼此厮杀,从而坐收渔翁之利。难怪有人说,美国的GDP才是真正带血的GDP。

首先,武器进出口很大程度上是国际政治的体现。美国作为超级大国,领导北约这一全球最大的军事联盟体系,其在国际上说一不二的地位,引来许多国家争相追随,甘当“跟班小弟”,不惜重金购买美国的武器装备,颇有交“保护费”的味道,这也是美国在世界武器出口市场上多年占据榜首的重要原因。但随着特朗普总统多次强调“美国优先”战略,一些昔日盟友和“小弟”接连受到美国的制裁和恫吓,一些国家开始重新认识和美国的关系,在军事上开始有所保留。比如法国和德国均拒绝引进美国的F-35战机,自主研发新一代战机。

正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特朗普上台后,就带领美国退群,从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到“伊核协议”再到“中导条约”,一个接一个推翻美国原来的承诺。他甚至压迫一个个国家签署对美国让利的贸易协定,甚至还要求盟国多掏军费,而美国的这种自负与傲慢只会让它变得更加孤立。有专家表示,美国凭借冷战后的和平红利,新经济拉动,美元强势地位等,把经济总量推升到占世界三分之一左右,但美国没有抓住机遇与世界好好相处,在恐怖袭击、对外战争,地缘政治中大量消耗国力,以致2008年酿成金融危机。尽管这场严重的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但如今美国虚火上升,变得更加浮躁,下场金融危机只是时间问题。如果特朗普不改变当前过河拆桥,甚至恩将仇报的做法,到时可能就不会有哪个国家愿意拯救美国了!

不过,美国要想维持军火市场的主导地位,可能越来越难。对此,美国政府似乎已意识到这一问题,为扭转局面,美国可谓煞费苦心,不惜解禁原有的诸多武器出口限制,并“发动”政府官员充当军火推销员。

图片 2

近日,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俄外交部防扩散和军控问题司司长弗拉基米尔·叶尔马科夫在德国柏林出席会议时表示,美国企图破坏土耳其采购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计划,表明其在国际军火市场地位下降。

2008年,美国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并席卷全球。美国企业崩盘、股市大跌、经济衰退,物价高涨、令民众苦不堪言。当初,美国曾请求欧盟伸出援手,但由于欧盟深陷危机自顾不暇,拒绝向美国提供贷款援助。而西方国家在金融危机的泥潭中苦苦挣扎时,中国经济形势却风景这边独好。放眼全球,美国政府只能恳求中国出手相助。经过多方面的谨慎考量,中国决定参与救市,并大量增持美国国债,以共同应对这场金融危机。

前段时间,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公布2018年世界十大军火出口国家名单。资料显示,2018年全球销售武器及提供军事服务的总额达到3995亿美元(约合2.68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略有增长。根据名单排名,美国依然排在2018年世界十大军火出口国家首位,俄罗斯紧随美国其后,颇有与美国“分庭抗礼”之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