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就可以说到为什么北洋水师战争的时候不带够炮弹了,实际上是他们没有足够的炮弹。到战争前夕,他们才发现没有足够的炮弹,当然不是没有人去反应,李鸿章可以说为这件事都磨破了嘴皮子,可惜没人去理他,甚至还从中阻拦。

bet36365注册送奖金 1黄海海战
1894年9月17日,中日双方发生黄海海战,此战北洋水师共损失5艘战舰,日本联合舰队多艘战舰重创,但未沉一舰。黄海制海权落入日本人手中,那么黄海海战中北洋水师炮弹数量、质量上都存在什么问题?
黄海海战北洋水师炮弹数量
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在战前就尽力补充舰上炮弹。他在给旅顺营务处的信中说,“经远回威,望饬将定、镇两舰三十零半生炮用铜箍开花子一百五十颗,十五生炮用四倍长铜箍开花子一百颗,检发该船一律携带来威应用。”这就是说,黄海战前,丁汝昌从旅顺往威海调运了150多枚762.5px口径大弹、100枚375px辅弹。对小炮炮弹,丁汝昌也很挂心,催促天津机器局,“五十七密里快炮应需方块大粒炮,除前到两千磅外,尚短四千磅,洵现孔迫之需。”
因有以上准备,后来在黄海海战中,北洋海军的炮弹数量虽不充裕,但也未在战斗中途用磬。北洋海军教习汉纳根说,“到傍晚海战结束时,中国各舰的炮弹已全部打光,幸而未遭敌舰追击,始得集中于旅顺口”;镇远舰帮办管带马吉芬说,“我方最后只剩下三发炮弹”。可见北洋海军所带炮弹虽捉襟见肘,但仍将5个小时的海战支持到了最后。
事实上,北洋海军所存炮弹的数量相当大。黄海海战后,光绪命对海军颇有了解的徐建寅到北洋海军查验武器。徐发现,在威海卫基地,此时尚有各种炮弹6748枚,开花弹和双层开花弹5086枚,占总数的75%以上,此外还有钢弹705枚、凝铁弹176枚、子母弹574枚、群弹207枚。其中绝大多数是在黄海战前拨付给北洋海军的。可惜的是,这些弹药并未在战时装备,而被留在了基地中。
质量才是关键,日舰炮弹采用先进炸药,击中目标几乎能点燃钢铁
北洋海军的炮弹主要为开花弹和实心弹,前者弹头中填充火药,击中目标后会发生爆炸;后一种只在弹头内装很少火药或不装火药,然后填充泥土、沙石。实心弹击中目标后不会爆炸,只能借重力和加速度击伤敌舰。当时所说,炮弹“有火药化为泥土者”,其实并非是因军官贪腐而滥竽充数,而是实心弹本就如此。
从徐建寅的查验结果,可以看到,钢弹、凝铁弹等实心弹并不是北洋海军主要装备的炮弹,更多的是开花弹。北洋海军所用开花弹产自天津机器局,在弹头填充黑火药。这种开花弹只能通过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和炮弹碎片击伤敌舰。黑火药燃烧后所产生的残渣还会附着在膛线上,以至每次发射后,都要花时间清洁炮膛。此外,黑火药燃烧时会产生大量刺鼻的白烟,船员只有等白烟散尽,才能再次瞄准。这对在射速上本就处于劣势的北洋海军来说,当然是雪上加霜。
此时日军则已利用英国人沃尔夫发明的“苦味酸”(被称为“黄色火药”,其爆炸的威力超过TNT炸药),研制出名为“下濑火药”的烈性炸药。用此生产出的炮弹,能引起上千摄氏度的大火,号称连钢铁都能点燃。
很可能是被这种炮弹击中后,“‘定远’火势愈来愈猛,舰体全被黄烟包围,终于不能自由运动……”北洋海军12
艘参战军舰中,至少有超勇、扬威、定远、镇远、致远等七艘中弹起火。而镇远舰能在炮击松岛号后,使其燃起大火,也可能是恰好打中了日舰上装有下濑炸药的炮弹。
由天津机器局制造的炮弹,不仅技术落后,工艺也很粗糙。定远舰枪炮大副沈寿堃说,舰上所配弹药,“大东沟之败,非弹药不足,乃器之不利也……有大小不合炮膛者;有铁质不佳者,弹面皆孔,难保其未出口不先炸者。即引信拉火,亦多有不过引者。”黄海战后,广西直隶州知州张秉铨曾探访参战官兵,总结了失败的十条教训。其中涉及炮弹问题时,也只是说有“往往弹子与枪炮缄孔不对”的质量瑕疵,没有谈到数量不足。
总的来说,北洋海军在甲午战争中拥有相当多的炮弹储备,其在参加黄海海战时,虽没有带足弹药,但也尚可支撑。清、日海军战绩悬殊,就武器方面的原因而言,主要是双方炮弹杀伤力差距所致,而这种炮弹杀伤力的差距,所反映的,又是中日两国军事科技的差距。
黄海海战动态演示

第三个解释,就是李鸿章战争意志不强烈,不希望自己的北洋舰队损失太大,因此约束北洋舰队的战斗意志,要求不要衅自我开。这样,造成北洋舰队上下对战争放纵,警惕意识不强。

旅顺口是北洋海军最重要的基地,因为唯一的干船坞在这里,负责主力军舰的修理维护,所以北洋海军最大的弹药储存设施——南子弹库,也设置在旅顺口摸珠礁炮台。该子弹库分为陆炮弹库和舰炮弹库,存储着军舰和炮台所需的各类炮弹,由旅顺船坞营务处管理。

不过,据当时的人员回忆,这些开花炮弹中的国产炮弹质量很差,北洋舰队不喜欢这些危险的弹药,因此很少带。

说到这里,大家已经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多层管理体制,和平时期问题不大,反正有的是时间,战时就有点误事了。因为负责战斗的北洋海军并不知道南子弹库有多少炮弹,也无权知道;负责储存的南子弹库并不知道北洋海军的弹药基数,也不想知道;负责生产的北洋机器局既不知道南子弹库的实有炮弹数,也不知道北洋海军的弹药基数;至于负责统筹安排的海军营务处,什么都不知道,更像一个传达处。

由于当时国力原因,制造开花弹有难度,而实心弹比较容易,北洋水师主要使用实心弹,就是电视剧中的填充了沙子的炮弹,其实就是实心弹,实心弹命准水线一下穿透才有效。

“定远”和“镇远”的305毫米主炮,本来是发射2.5倍径短弹,这种炮弹生产难度较低,但是威力较弱;两年前北洋机器局开始生产4倍径长弹,威力是大了,生产难度也倍增,这也是无法迅速完成海军订单的原因之一。

所以此时天津军械局也只能紧急向德国购买北洋水师所急需的各种炮弹,但是不幸的是,由于从德国到中国路途遥远,所以这些进口炮弹要到1895年以后才到,丁汝昌是已经指望不上了。

所以黄海海战后,海军上报炮弹不足问题,受到责难的北洋机器局只得大量生产305短弹提供给海军,东征营务处则向德国下订单购买305长弹和260炮弹,然并卵,当进口炮弹到来时,战争已经结束了。

问:中日黄海海战之前北洋水师为什么不携带足够的炮弹?

禁止北洋海军进口炮弹的锅,只有户部尚书翁同龢来背了

bet36365注册送奖金,还是水兵训练差,开火打了近百发炮弹,沒击中几发?

这个问题有几个解释。第一个解释是当时北洋舰队报告没有开花炮弹,结果战后,清朝政府到旅顺进行清查,在仓库里面清查出几千发开花炮弹。

中日甲午战争弹药不足的问题,我给解释一下主要是定远镇远主炮305毫米炮的开花弹不足,标准是每炮50发,开战则是超过50发,实际不足25发,导致最后一个小时没炮弹可用另外定远镇远的150毫米炮,每舰2炮的共148发开花弹也全部打完,也是开战没有准备每炮100发每舰200发,储备不足,进口七远的克虏伯炮有药无弹,国产平远和南洋舰的阿姆斯特朗炮则是有弹无药(《赫德致金登干》),又留了一部分给炮台,所以海军就不够了,德国顾问是向天津军械局要了炮弹的,拖延没运到,大东沟之后才到其他五远主炮210毫米炮的开花弹每炮也不足50发,靖远三门210理论备弹150发,实际打出103发,致远则是打光210炮150发炮弹本身受伤太重又本身是皮薄舰又本身就是撞击舰才选择撞击吉野的南洋舰队每炮只有25弹只有四分之一的常备重炮弹,完全发挥不出威力

而且除此之外,清政府还造不出这样的炮弹。所以缺乏炮弹自然就得不到补充,此时再买又来不及了。

到战争爆发后,这事情就更复杂了。北洋机器局不属于海军的专用兵工厂,所有北洋军队的武器弹药都要向它索要,机器局就算全天候十二个时辰开工都生产不完,于是海军炮弹的生产过程就更慢了。而且开战后,参战军队的后勤改由新成立的东征营务处负责,海军营务处落得清闲,也不会去向北洋机器局催要炮弹,东征营务处则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

所以在护航大东沟时,丁汝昌只能带着一支弹药不足的舰队匆匆出发。

也许是担心海军有了充足的弹药会造反,北洋海军的军舰在和平时期是没有多少弹药的,如果需要实战训练,或者海军大阅,或者实战需要,先由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发电报,向旅顺船坞营务处索要。

海军营务处罗丰禄,作为平时处理海军相关事务的李鸿章幕僚,他的权力不小,但工作有点得过且过,只管上传下达,不会去主动解决问题,更别说提前发现问题,是一个典型的“不做不错,少做少错,多做多错”的官僚,所以被称为“奸滑”

第四个解释,就是北洋舰队平时就是如此,在朗威利走后,一切管理敷衍了事,腐败侵蚀舰队的肌体,无可挽回。

害怕汉人反了

总之,这是封建王朝没落时的必然表现。

到黄海海战爆发前,丁汝昌共从旅顺领取了150发305毫米开花弹,加上舰上原有的67枚开花弹,此时定远和镇远的8门305毫米开花弹总共有了217发,平均每门炮只有22发炮弹,和原本每门炮50发备弹相比,不到一半。至于实心的穿甲弹倒还有一些,不过这种炮弹破坏力很小,在海战中基本无用。

比如说,在丰岛海战中,日军吉野号曾被重创,但不久又出现在黄海海战中,在黄海海战中,日军包括旗舰松岛号在内的5艘军舰都因重创而退出战斗,其余各舰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但经过修理后,日军基本恢复。

海军的军费都拿去修园子了 [酷拽][酷拽][酷拽]

北洋机器局,这是北洋海军炮弹的生产机构,也不归北洋海军管理

反观清军,破损战舰无法修理,只能呆在港口中等死。此外,炮弹制造,装备升级,清政府的能力都非常低下。导致北洋海军没有可用的开花弹,穿甲弹质量参差不齐,严重阻碍北洋海军发挥。总之,工业体系没建好,多买军舰没太大用,轻伤等于击沉,这仗没法打。

也就是说,北洋水师的弹药只有在需要的时候,丁汝昌才向旅顺军械局请领,而旅顺军械局负责管理弹药储备情况。为此,旅顺建有存放弹头的南子弹库,还有储存发射药和炸药的东、西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